据海外网,当地时间25日消息,法国教育部长布朗盖日前解释法国从11日开始学校复课的决议,将学校停课称之为“社会紧急状况”,因为学校停课让穷人家的孩子处境更为艰难。小学复课之后只有两成家长自愿送孩子归校,归校学生中的多数又是家境略好的学生。


  根据法国媒体对诸多家庭的走访,很多贫苦家庭的孩子家里无线网络信号很差,更没有足够的电子设备可供学习使用。即使有的学校老师提供在线的课外辅导,这样家庭的孩子也很难享受到。老师留下的课业,也会因为家里没有打印机,或是没有电脑而根本无法完成。在这样的家庭,往往因为父母受教育水平低,或是子女众多,孩子的学习资源匮乏,功课无人督导。学校停课两个月,极为拉大了弱势群体的孩子与家境优渥孩子在受教育水平上的差距。


  “假如我们因为停了几个月的课而失去了这‘一代’的孩子,那将是一个惨痛的损失。”布朗盖说。


  在法国,学校不仅需要教书育人,还要承担多元文化的社会沟通,以及照顾弱势群体的义务。例如,每年都有很多家庭收入较低的学生享受政府补贴的免费早餐,或是“1欧元”营养午餐,老师还有义务观察学生是否有被家暴,此外还要为一些残障儿童,表达困难儿童提供各种社会服务。学校停课,甚至让社会开始担心是否有很多孩子都要吃不饱或是吃不好。


  此前据法新社报道,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12日宣布,受新冠疫情影响,3月16日,法国所有学校开始停课。他还表示,新冠肺炎疫情是“法国近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健康危机”。


  据中新经纬客户端,法国财长勒梅尔周一(5月25日)称,法国政府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采取的经济支持措施已花费4500亿欧元,相当于法国GDP的20%。


  5月25日法国卫生部宣布,法国新冠肺炎较昨日新增358例,累计确诊145279例,现有重症1609例,医院系统新增死亡90例,养老机构死亡数当日未更新。